煌煌Crépuscule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辣文小说网www.027tg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把景怡然送出门后,郁笛又在休息室呆了一会。

期间他接到了个电话——不陌生,甚至假期时候还提过。

来电显示:周司涵。

郁笛靠在椅子上没动,接通了电话。

“好久不见,最近身体怎么样?”周司涵先开了口。

“还行吧,没死呢。”郁笛懒洋洋的,没个正形。

对面似乎让他噎了一下:“哪天你没了我也打不通电话啊。”

“你打电话也不像要和我聊天啊。”郁笛拆穿周司涵的真实意图。

“行了,就你嘴毒,”周司涵见这个话题聊不下去,单刀直入,“司原说那天见到你同事了,怪可爱一个妹妹。”

“嗯。”郁笛拖腔拉调,故意不接话。

“之前展会上我也见过了,确实很可爱。”周司涵回忆了一下,做了个评价。

“嗯。”郁笛还是没什么波动。

和这群人说话只有这点累得慌,好在郁笛习惯了装聋作哑。

“她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。”周司涵继续开口。

郁笛在心里叹了口气,懒哒哒开了口:“她好特别,她和你见过的其他女孩都不一样。你是不是想这么说啊,梗太烂了。”

“她是吗?”见郁笛死活不接话,周司涵索性把话挑明了。

郁笛沉默片刻,装傻:“是什么?不太懂。”

“你在说谎。”周司涵说话十分直接。

“她是不是和我有什么关系。”郁笛侧了侧身,身体擦着椅子发出轻微的摩擦声。

“我也觉得和我撒谎没什么必要,”周司涵在电话那头笑了一声,“我只是来确认一下。”

真麻烦啊,特别是周司涵这种身份。

郁笛无声叹了口气,开口装得很像:“我不了解啊,你觉得像吗?”

“你问我?”周司涵反问。

“没什么我就挂了,休息一下准备上班了。”郁笛说着要挂电话,那边没开口。

“嘟。”通话结束。

……

下午郁笛去开会了,景怡然发给了郁笛一份ppt。

她已经习惯了这人不在位置上坐着,哪天他能安稳坐一天景怡然才觉得稀罕呢。她闲下来,算了算手上的工作:参展总结的ppt已经交给了郁笛,今天再辅助其他同事帮忙分析些资料,然后就可以按时下班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夹心饼干(3p)

夹心饼干(3p)

张叁
夹心饼干(3p)珮丹想要出轨的时候发现出轨对象是老公情人。她要离婚,要和这两个烂人一刀两断。然后这两个人不让她走。洛彬一边把珮丹当作平淡生活的代表,借由珮丹构建自己梦想生活。她是玩偶,她是娜拉,他一边从珮丹身上索取,一边出轨找寻初恋回忆,顺便排挤珮丹身边的男男女女。直到他发现珮丹出轨。初恋对他讲,“我是为了珮丹来找你的。”“我们是没有感情的,谁都可以随时结束这段关系。”珮丹这样说,“所以我要离婚
高辣 连载 8万字
与秋

与秋

七宝酥
长夜到来前,他也曾误入奇境乐园,触摸过日出和淡金色的余晖。 “秋是第二个春, 此时, 每一片叶子都是一朵鲜花。” ——阿尔贝·加缪
高辣 连载 6万字
琼明神女录-无绿帽版

琼明神女录-无绿帽版

周黑粥
一个尘封了五百年的洞府内。 幽静,死寂。 顺着石壁上镶嵌着的青铜古灯的光芒,可以隐约看到一个少年。 少年的身边放着一柄生锈的剑。 一袭白衣古静如素,双眸却紧紧闭着。 忽然。 少年悠悠叹了口气,然后浑身绽放除了万丈光芒,映照出了石壁上繁复又栩 栩如生的彩绘壁画,以及那柄锈迹斑斑,毫无灵气的古朴长剑。
高辣 连载 1万字
三个i人一个e人

三个i人一个e人

谒散
随缘整点年轻的,不动脑子的,甜甜的东西。?平铺直叙、琐碎
高辣 连载 0万字
战王的弃宠

战王的弃宠

水惟惟
她真的不是故意忘了他,一想起他们为何分开,她便放下身段求他原谅。没想到他开出的条件竟然是要她主动承欢,献身来讨他欢心!她如他所愿宽衣解带,婉转承欢,任他摆弄,原以为他们就此成为神仙眷侣,却不料他竟转手毫无眷恋地将她送予他亲生弟弟!
高辣 连载 2万字
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

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

宜羽
简体版:九世重生,每世痛苦不堪又戛然而止的结局,让她记忆混乱,几欲崩溃。而第十世睁开眼,又回到了每世中那改变了自己一生的十五岁夜晚≈ap;ap;ap;hellip;≈ap;ap;ap;hellip;林安宴挥刀:别拦我我要自杀!系统挥着手绢诱惑她:亲!穿越要不要来一个?收集够能量后,本系统可以送亲回到前几世,改变亲的凄惨结局噢!林安宴警惕:你图啥?系统收起小手绢擦泪:嘤
高辣 连载 95万字